赏花人

再过几年,十年,有谁会记得你喜欢的颜色
静谧的夜 聆听细细沙雨
你说我只是你生命中的一个过客,而我却将你的素颜刻印心底
风沙无法侵蚀,岁月无法抹去
一天一天,一年一年
就像花落 美成一地凄凉
有些爱 来去没有痕迹,有些事 也无法驾驭,却都坚持了一辈子。

一缕琴声

慢州 | 偶遇巷14号:

女人合上困乏的双眼

一缕琴声嘎然而止

从窗口望去

一个梦者白日梦般地肃然远眺

这一次,偶然的一次

我走出自己的身体

凭梦而生的人不再是我

 

琴声留在心田,向着四周荡漾

向着最深处

向着最灿烂之时——

一片硕果累累的景色跃入眼帘

太多了,几近于无

太华丽了,仿佛去掉了任何装饰

率真之极

 

凭梦而生的人始终是我

游荡的梦呓回到本体

这琴声,与其说是倾诉

不如说是触摸——

一位过路人正由衷地品味

一缕琴声悠然而生

女人睁开朦胧的双眼


诗二十四品  之 一缕琴声 by 伏生雪@慢州偶遇巷14号

评论
热度 ( 3 )
  1. 慢雪迦叶慢雪迦叶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慢 | 诗生活
  2. 赏花人慢雪迦叶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赏花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